chapter 112

    葛力姆乔今天的心情不怎么美丽,毕竟作为一个好战份子的他竟然被勒令不许离开虚圈去现世找那叫什么黑崎一护的人的麻烦。

    如果只是fourqueenhotelandcasinoavid%F0%9F%98%83%E3%80%90qc377.com%E3%80%91fourqueenhotelandcasinoavid%20%E5%B9%B4%E9%96%93%E8%B3%9E%E9%87%91%E7%B7%8F%E9%A1%8D%205%2C000%2C000%20USD%20fourqueenhotelandcasinoavid%E3%81%A9%E3%81%86%E3%81%A7%E3%81%99%E3%81%8B这样也就算了,但是那个蓝染竟然安排他的对头过两天去现世试探黑崎一护!!!

    总而言之,憋了一肚子火的葛力姆乔摩拳擦掌的在虚夜宫堵住了战斗狂人第五十刃——诺伊特拉,刚想和对方进行一下比较深层次的沟通(互相打架)来消灭一下内心狂躁的火焰,就被市丸银很阻止了reads;[黑篮+skip]诱惑!

    而理由还是用那什么该死的,大家都是同类要和平共处。

    开虚圈玩笑,虚和虚之间本身就是互相吞噬才会进化的,和他们说和平共处!??

    最后他们这场架还是没有打成,葛力姆乔只好憋着一肚子气走出虚夜宫上外面放松一下心情,顺便打算狩猎一些虚消火。

    就在漫无边际的乱逛的时候,地面突然由远及近的传来了震动,葛力姆乔转过身,看着向着自己方向奔过来的一大群下级虚挑了挑眉。

    而就在这时候,突然传来了一阵声音,让他一下就发现了跑在众虚前面的那个显得相对瘦小的人类。

    因为之前离得比较远,fourqueenhotelandcasinoavid%F0%9F%98%83%E3%80%90qc377.com%E3%80%91fourqueenhotelandcasinoavid%20%E5%B9%B4%E9%96%93%E8%B3%9E%E9%87%91%E7%B7%8F%E9%A1%8D%205%2C000%2C000%20USD%20fourqueenhotelandcasinoavid%E3%81%A9%E3%81%86%E3%81%A7%E3%81%99%E3%81%8B在加上奔跑时扬起来的沙子,相比于绫川身后的虚们来说,绫川本身就显得比较不显眼了,所以葛力姆乔一开始还真的没有发现。

    现在听到绫川的声音才终于注意到对方,不过葛力姆乔并没有像绫川提示的那样跑远,而是站在原地挑了挑眉,嘴角咧开大大的笑,双手掰了掰手腕。

    正好……这群家伙就用来泄愤了,省下了他去别的地方找对手的时间。

    葛力姆乔眯了下眼睛,无视了绫川,直接冲向他身后的虚群,开始了单方面的厮杀。

    一开始绫川发现人影的时候那是相当的高兴,毕竟在鸟不拉屎,鸡不下蛋的地方遇见一个直立行走穿着衣服(重点),明显就是个人的存在,自然是会兴奋的!

    但是……现在他正被一群小怪兽追赶着,还不是说话的时候,所以马上便提醒前面的人赶快跑。不过……对面的人不仅没有跑,反而还一脸兴奋的样子向他这里冲过来了啊喂!

    绫川眨个眼的功夫便发现对面的人像一阵风一样错过他,冲向了他身后的那一群小怪兽们。

    又跑了几步后绫川才停下身,听到身后混乱的声音还有拳头打击的声音后,绫川眨眨眼回过头看着身后扬起的巨大沙尘。

    他这是……被救了吧。

    三分钟后,刚刚还追着绫川满世界跑的小怪兽们全都变成沙子,落在这片荒凉的沙漠中没有了踪影。

    看着背对着自己站在原地,扭动着脖子的某人,绫川开口道:“咳,那个……刚才谢谢你了。”

    听到绫川的声音,葛力姆乔的动作微微一顿,回头看了他一眼:“你还没死啊。”

    绫川:“……=口=”

    说好的见义勇为,乐于助人,帮助弱小的英雄形象呢!!反差是不是有些太大了点啊喂!!

    葛力姆乔仔细的看了看绫川,然后颇有不屑的样子转移了头:“啧,竟然弱小的连灵压都没有,对你动手连点乐趣都没有。”

    绫川:“……蓝毛泥垢了=皿=!”

    葛力姆乔看了眼绫川,然后皱了皱眉:“……你不是虚,是人类……?”

    “别这样,说的好像你不是人一样reads;釜(np宠文)。”绫川下意识把自己心里的吐槽说出口。

    “我本来就不是人类。”葛力姆乔露出一抹笑,右脸颊侧排列的齿状骨质面具也暴露在了绫川的眼前,“说起来,我跟刚才追你的那些低级的,才是一个物种呢。”

    此时此刻,绫川闹内闪过了几个大字‘卧槽,这是玩儿我呢!’

    本来以为在荒芜的沙漠中终于遇见了一个同类,虽然另类了一点(抹绿色的眼影,穿着风骚的大裙裤),然而现在一看,这那里是同类啊喂,明显就是敌方boss类型的存在啊!

    小怪兽修炼成精了,变成人形都可以欺瞒大众了!关键是……妈蛋长得还挺帅!!

    绫川挪动了下脚步,恨自己为啥不在刚才掉头就走。眼前这个明显比之前那些难对付多了!!

    然而绫川的一点细小的动作,马上就被捕捉到,葛力姆乔扫了眼绫川的脚:“谁让你走了。”

    绫川眼角微微一抽:“……”

    他觉得今天的自己也许命犯太岁_(:3)∠)_,身上的幸运值肯定又在疯狂的下跌吧喂!

    其实按照葛力姆乔的性格,发泄过火气之后,看到弱小的和白斩鸡一样的绫川自然是不会在意,转头就走才或者一个虚闪过去才是他本来应该做的事情。

    其实,葛力姆乔本来一打算这么做了,但是……不知道为啥,对面的那个人类身上,竟然有种隐隐约约吸引他的物质存在。

    要知道像是他们这种进化到破面级别的虚,已经不需要像是下级虚那样吞噬同类去获得能量和升级的机会了,所以这种熟悉的感觉还真的是好久都没有体会到了。

    因为切身的体会过,所以葛力姆乔非常理解为什么刚才那些下级虚会追着眼前这个人类跑。

    绫川感觉到对面蓝毛看着自己的眼神,不知道为啥抖了抖身子,向后退了几步。

    这种被大型肉食动物盯上的感觉真是有够酸爽的啊喂!而且,他还是那块所谓肉骨头。

    绫川闹内瞬间思考了n中逃跑方法,最后都被自己一一否决。就在这时候,一个冷淡的声音从绫川身后传进他的耳中,还没有等他反应过来,便一下被葛力姆乔提着后衣领拎了起来。

    绫川的腿悬空的动了动,最后放弃了挣扎,像是死鱼一样被拎起来,眼睛也应景的变成了死鱼眼。

    “……”妈蛋,欺负他腿短么混蛋!

    “葛力姆乔,蓝染大人说要带这个人回去。”来人淡淡的扫了一眼绫川,表情没有任何变化,只是在看见绫川眼睛的时候停顿了一秒后,便移开了视线。

    “啧,蓝染大人蓝染大人,你叫的还真是顺口啊。”葛力姆乔哼了一声,天蓝色的眼睛看着对面人,“身为虚,竟然称呼一个死神为大人,你还真是被收服的很彻底啊。”

    来人没有理会葛力姆乔话里面的挑衅,瘫着脸道:“葛力姆乔,你手里的人是蓝染大人要带回去的。”

    “哼,这家伙,可是我刚才看中的猎物,”说着葛力姆乔晃了晃拎着绫川的手,“你要是想把这个人类带回去,那就陪我打一场吧,刚才的那些杂碎根本就不过瘾reads;无所畏惧。”

    “蓝染大人说过,十刃之间不允许互相打斗,虚夜宫承受不住我们的灵压。”说着,还看了一眼葛力姆乔,“况且你也打不过我。”

    听到后面这句话,葛力姆乔的头上青筋一跳,磨了磨牙眯眼看向自己面前面瘫着的某人:“呵呵……乌尔奇奥拉,你是要打架么?”

    “我只是陈述了一个事实。”乌尔奇奥拉扫了眼葛力姆乔,表情和声音都没有变化的道,翠绿色的眼睛平淡无波,“走了,不要让蓝染大人多等。”

    “啧。”

    被三言两语就决定了去留,没有任何人身自由的绫川马上开口:“……桥豆麻袋,我根本不认识那个叫蓝染的人,也不想去见他好么!!”

    听到绫川的声音,乌尔奇奥拉的视线转移过去,眼中不含有任何情绪,声线没有变化冷淡的开口:“人类,你没有选择的权利。你只有被带走的这一个命运。”

    绫川被乌尔奇奥拉的话噎了一下,认真的注视着对方没有情绪的眸子,不得不承认……对方说的是真的。

    而且……就算想跑也没有办法啊,本来他就打不过那个蓝毛,现在又来了个比蓝毛还厉害的黑毛,他根本连跑的机会也没有啊喂!!

    绫川:……系统菌,你说我成功逃脱的概率是多少?

    【系统:呵呵哒。】

    绫川:我想我已经懂了_(:3)∠)_

    和系统短暂的交流后,绫川已经死了要逃跑的心,反正既然对方说有人要见他,那么就证明他还算是……有些利用价值,所以暂时他的身家性命还算安全,啊哈哈哈哈哈qaq。

    就在这时候,绫川感觉自己身上一轻,随之而来是高速移动时带来的巨大风压,措不及防下被灌了一嘴风。

    耳朵一片轰鸣,风刮的脸上生疼,胃里面也开始一阵阵反酸。

    绫川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停下来的,总是等他双脚落的时候,根本站不住,又狼狈的倒在地上。眼前一片白花花的,根本看不清东西,耳朵内还停留着嗡嗡声,一直没有散去。

    “还真是没用。”用响转带着绫川到达虚夜宫大厅的葛力姆乔看见绫川这么‘没用’的样子马上把头转开,双手插兜走回自己的位置。

    而此时此刻的绫川根本就听不见葛力姆乔说了啥,他只知道自己的双脚终于落地了!然而……好想吐一吐,刚才那下实在是太刺激了。

    蓝染看见跌坐在地的浅棕色长发的少年,表情不变,带着一如既往看似温和的笑,声音圆润带着低沉又具有上位者的气场:“欢迎来到虚夜宫,这位不知名的少年。”

    而回答蓝染的,却是……

    “呕……好恶心……”

    绫川忍了又忍,最后终于没有忍住胃部的反抗,直接吐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