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 用户注册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娶了日本小片的女优是什么体验?她说跟多名男子玩多了,就成瘾!!

娶了日本小片的女优是什么体验?她说跟多名男子玩多了,就成瘾!

时间:2023-01-30 12:25:31 来源:五原新闻网 作者:和平精英免费账号真的 阅读:545次

娶了日本AV女优当老婆是一种什么体验?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经常有知根知底的好兄弟对我发问。

他们笑得不怀好意,而我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那种感觉是既心酸也心动,既让人欲罢不能却又好像心里有根刺扎着自己。

日本AV女优行业很发达,我一说这个行业想必大家都知道。

AV电影是日本影视行业的支柱产业,也是耳濡目染的情色电影。

我万万没想到我有朝一日会娶了日本AV女星当老婆……

事情是这样的,我大学期间一直在日本留学,毕业后我就留在了日本。

通过朋友介绍了一个日本的软妹子萝拉,说萝拉从来没有谈过男朋友。

她肤白貌美,胸大屁股翘,脸还是那种桃花脸,最主要的是她还会说中文。

萝拉各方面非常符合我的胃口,我和她相处了一周后就迅速闪婚了。

可是结婚当天晚上我就发现了一点问题。

萝拉也太会了。

这个会,指的是床上那方面。

我自认为是老司机,以前也谈过好几个女朋友,床上各种动作都手到擒来,但是在萝拉面前,我仿佛是生瓜蛋子一般,被他弄得飘飘欲仙。

我不仅对她“缴械投降”,更是佩服的五体投地,她太会玩了!

甚至有些我只在小电影里见过的姿势,她都能引导着我主动做出来!

说句实话,有些时候她才像是主导这段情事的人,在她面前我表现的简直像个初哥!

特别是萝拉的舌头特别厉害,她倒着趴在我身上。

然后嘴里吃着跳跳糖,对我吞云吐雾,灵蛇蠕动。

我浑身打了个寒颤,差点没上天。

萝拉嘿嘿一笑,然后就坐在了我身上。



她特别熟练,根本不像没有谈过恋爱的人一样。

“萝拉,你怎么会这么多?你不是没谈过恋爱吗?”我看着晃动的萝拉问。

萝拉满脸享受,仰着头,头发垂落在我身上。

“阿里嘎多,那个,我是没有谈过恋爱,但是我确实是做过不少……”萝拉有些心虚。

“那是什么意思?”我好奇。

“那个,我这几年是拍电影的!”萝拉动作没有停下来,然后整个人趴在了我身上,用嘴亲吻我。

我别过头去,更加的好奇了。

“拍电影怎么会这么多动作?”我看着晃动的她。

“我是拍AV的啊,啊!啊!”萝拉此时已经到了美妙的境界,她从我身上跌落,在床上颤抖。

我如遭重击!

简直是一瞬间从天堂跌到了地狱!

我以为自己捡到了一个清纯的宝藏女,无师自通,天然的魅惑!

可我早就该猜到,一个这么会玩的女人,怎么可能“未经开发”?

她居然是,居然是拍AV的!她是女优啊!

日本女优我太了解了,她们工作非常辛苦,一天据说要和好多个男人做那种事儿!

甚至是,要连续好几个小时不停的做!!

我的老婆和无数的男人有染,我感觉我头上有无数的绿帽子!

2

我等了一会,终于从震惊中冷静了下来。

难怪她会的那么多,因为她都和别的男人做过的。

此时床上的萝拉终于缓和了过来,她感觉到我的不对劲,然后有些心虚的说:“我……我是做女优的,难道介绍人没和你说过吗?”

“没有啊,我哪知道你是做女优的啊!难怪长得这么好看,肤白貌美大长腿的!”我叹了口气。

我的心情非常复杂,但一时之间也不能责怪萝拉,毕竟除此之外,她都是一个非常理想的女人。

“对不起……我以为你能接受呢。”萝拉低着头,开始落泪。

“你当女优的时候,每次都是真刀真枪的么,不戴安全措施?”我心怀芥蒂。

“恩……有的电影根据导演需要,不能有安全措施,都需要把DNA留在我身体里,有时候还会好几个人的一起留下。”萝拉面色通通红,显然是知道她的这些行为不太好。

“你!怎么能这样!多恶心啊!”我当然知道萝拉说的是什么了!我看的也不少!

谁青春期没见过几个岛国片啊,那好几个男人一个女人的电影,更是变态至极!

我没想到我老婆居然是里面的女主角!

我以后还能不能看这类的小片子了!

每每打开,我可能都要担心里面的女主角是我的老婆了,这一类的工作隐患太多了!

“那你不怕怀孕吗?”我不安的又问她。

“怕,所以我们每次工作都吃避孕药。”萝拉满脸苦楚,神色凄凉。

“那你为什么要做这种行业呢!难不成你性瘾大?”我继续问。

萝拉疯狂摇头,眼泪吧嗒吧嗒的就流了下来。

“因为我家里穷……父亲重病,母亲瘫痪,就我一个孩子,我走投无路,就只能去做这个行业……而且初夜给的钱更多,我没办法,就一直做了五年。”萝拉楚楚可怜回忆她心酸的往事。

我想,她也不容易,大家都是为了钱,谁又不是可怜人呢?

“那你第一次疼吗?”我问。

萝拉点了点头,“疼,第一次弄了一个小时,我一周都没下床!但是第一次的钱直接就凑够了我爸爸的医药费,我认为值得。”

“你可真是一个好孩子……”我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

“那你从业五年,做过的最惨的一次是什么样子的?”我好奇心起来了,以前都是视频看电影,如今AV女优就在我面前,我肯定要好好问问,满足我的好奇心。

萝拉回忆起了心酸往事,眼泪又落了下来。

我给她递过去了几张纸,帮助她擦干眼泪。

她微微一笑道:“谢谢你,你是个好人……”

“没事,你说说吧,我还挺好奇的。”

萝拉的思绪被勾回到了以前,她开口讲述:“我最惨的一次,还是两年前的一个中午,导演说让我拍一个高价的电影,这次是平时价格的五倍,但是可能会痛苦一点,我想啊,再痛苦又能怎么痛苦呢?而且我又缺钱,想也没想,就同意了。”

我感觉事情不简单,继续追问,“然后呢?”

萝拉苦笑一声说:“你猜怎么着,这次的男演员是个黑人!!!我们这一行女演员最怕遇到黑人了!黑人实在是让人太痛苦了。”

我咋舌,是啊,黑人天赋异禀,平均尺寸是亚洲人的两倍!

普通女人哪能顶得住黑人呢?

那被黑人入穴,不死也要半条命没了!

都撑大了!

“那你之后还好吗?”我问。

“害,那一次简直是要了我的老命!我在拍摄过程中,黑人用力太猛了,直接让我晕厥了!我醒来后已经在医院,大夫给我缝了好几针!血流不止!也是从那一刻开始,我打算退出这个行业了!”

“还缝针了?”我有些好奇的问。

“是啊,不信你看!”萝拉也不害羞,大概是她行业的问题,她分开腿,就给我展示。

我看了一下,果然,褶皱的边缘有一行淡淡的针孔疤痕。

“你可真是辛苦了……”我叹息一声。

“不过我还算幸运的呢,有的不幸运的女演员,都直接感染了艾滋病!”萝拉一脸庆幸。

我心中一惊,我面前的可是享受过上千个男人的女明星啊!要是她有病,我也会有病的!

还好她没有染病!

“那真是幸运……”我长出口气。

“你总共有过上千个男人吗?”我又问。

萝拉点点头,“有了。”

“好吧……我不知道说什么了,我事前真的不知道你是这个行业的,你知道我们国家的人都比较保守,不像是日本人,那么开放!恐怕我明天要和你离婚了,不能继续在一起,对不起。”我对她诚恳道歉。

“没什么的,我理解你,确实是我不好,我事前没告诉你我是这个特殊行业……那明天就离婚吧!你是个好人,没必要当我的接盘侠。”萝拉的脸上有悲伤的神色。

我知道任何一个女人对结婚都是充满了憧憬的,刚结婚就离婚,对谁都是一个打击。

“恩……那就睡觉吧。”我说道。

“这就睡了吗?”萝拉显得有些意犹未尽。

“啊?不然呢?”我问。

“我……我不能让你白娶我一次……我要对你尽妻子的义务……”萝拉咬着嘴唇,丰满诱人。

“什么是妻子的义务?”我问。

萝拉不知道下床,从她的包包里拿出了一根蜡烛和鞭子……

“你想试试吗?”萝拉问道。

“想!”我接过她的蜡烛和鞭子。

萝拉也换上了一身连体黑丝,然后趴在了床上。

我热血喷张,然后把蜡烛点燃,低落在了她的身上。

火辣辣的辣油让她颤抖,我用力的把鞭子打在她后背上。

丝袜破裂,鞭痕浮现。

她轻声叫了一下,更加魅惑了。

我再也忍不住,冲了上去。

这一夜。

管鲍之交。

天人相交。

无数的战火纷飞,无数的白色雨滴落入了山谷之中。

细细水流之声不绝于耳。

萝拉也再次爬上了山峰。

我们这一晚相拥而眠。

这一晚后,我和她走到了婚姻的尽头,领了离婚证。

这就是我的故事,你们说我和她离婚对吗?



(责任编辑:水果派对2)

推荐内容
  • 中国安全形势压力大:日本为备战狂扩军,韩国加速部署“萨德”
  • 俄罗斯汽车市场断崖式崩塌,已经完犊子了
  • 朱迅陪家人过年亲自下厨,嘴歪明显被质疑整容失败,穿搭也很奇怪
  • 上海交通大学校友、电子工程及通信技术专家胡光镇院士逝世!
  • 希望乌方暂停对华谈判后,卢拉提议:五国一起,跟中国签自贸协定
  • 英600枚导弹运往乌克兰,俄:若打输,就用核武器;伊朗疏远普京